从星空中 瞥见古人烟火氤氲的生活

      旷野岑寂,天帷渐渐悬起,耿耿星河里仿佛藏掖有无数秘密。寻声而往,循迹而驰。掀开天幕的此页,彼端竟然坐落着喧嚣繁华的街市、离合聚散的渡口和金戈铁马的战场……这个夜晚,让我们叩开天扉,一窥古代天区中烟火氤氲的生活。
  天上的街市——天市垣
  “天上的明星亮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郭沫若《天上的街市》
  晴朗夏夜,蛙声一片。高温渐敛,人间酣眠。在银河的西岸,天市才刚刚热闹起来。古时候,人们把天琴座织女星和天蝎座心宿二之间的广袤天区称为“天市垣”,大致位于武仙、蛇夫、巨蛇座一带。
  天市左侧,夏季银河静静流淌。天市中有屠牛贩羊的肉铺(屠肆星官)、卖金银玉玑的珠宝铺(列肆星官)、卖丝绸锦缎的杂货铺(帛铺星官)……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诗人郭沫若遐想:街市上陈列的物品,定是世间没有的珍奇。划过的流星,是牛郎和织女在提着灯笼款款散步。
  天上的渡口——天津四
  “朝发韧于天津兮,夕于至乎西极。”
  ——屈原《离骚》
  银汉迢迢,星河浩淼。朝辞银河渡口,暮至西方天际。古天文中,除了七夕鹊桥,还有“天津”作为银河两岸的纽带。“天津”意为“天上的渡口”,由9颗恒星构成大菱形(船形),横亘在银河之中,大致对应现在的天鹅座。天津四(Deneb)视星等1.25,位于天鹅座尾部,与牛郎星、织女星并称夏季大三角。
  在人间,天津是明朝时候才有的称呼。相传明成祖朱棣发起靖难之役,从三岔口袭取沧州。登基之后赐名“天津”,取“天子渡津之地”的意思。即先有天上的天津星,后有地上的天津城。
  天上的战场——北落师门
  “九重玄武仗,万岁羽林军。”
  ——《驾出》
  金戈铁马,烽火连天,天界也并不全是太平日。据古天文记载,北方玄武七宿中,虚、危、室、壁各宿及南部星官组成了天上的战场。室宿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北落师门。“落”为藩篱、藩落之类,“北落师门”是北方军营大门,承担着战时兵源粮草补给的要任。
  北落师门属于南鱼座,是一颗一等星,一般会出现在秋季夜空的偏南方向,是秋夜南天中孤独的亮星代表。汉代长安城的北门就叫做“北落门”。
  天上的异族——天狼星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
  苏东坡外任密州知州的时候,将辽和西夏比作天狼星,抒下“西北望,射天狼”的报国杀敌宏愿。因冬夜白光夺目,天狼星古时被视为天界入侵的异族,明暗变化标志边疆安危。
  “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说到夜空中最亮的星,位于大犬座的天狼星不得不提,它是除太阳外全天最亮的恒星,位于大犬座,目视星等可达-1.46等。天狼星与小犬座南河三、猎户座参宿四并称冬季大三角,在冬季南方夜空中发出璀璨的星芒。
编辑:姜国庆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