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小将黄紫昌爆红背后:踏踏实实搞青训

在本赛季中超联赛开打之前,相信没有多少人知道黄紫昌是谁,但如今中超的球迷,都知道这个“腿围堪比胡尔克”的21岁苏宁小将。从籍籍无名到入选新一届国家集训队只用了两个多月,这对“每天都在等待机会”的黄紫昌来说,有必然因素也有偶然成分,而对多年来坚持青训的江苏苏宁来说,更像进入了又一次必然的“收获期”,而且还远远不是唯一的“收获”。
  对于忽然的蹿红,黄紫昌说:“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能在中超这个平台上踢球,运气比较好吧,第一场就进球了,放开了之后就没这么紧张。现在我们队里的年轻球员训练都非常刻苦,对我们来说U23新政带来很多帮助,但更多还是要靠自己能力来站稳脚跟。”
  黄紫昌的一鸣惊人令很多人对江苏足球侧目,但实际上,过去这些年里,江苏苏宁(包括前身江苏舜天)的青训体系一直在默默输出人才。联赛打了10轮,苏宁暂居积分榜第四,距离榜首只差1分,成绩令人欣喜的同时是本土球员的出色表现,他们的总进球数和总助攻数都达到了两位数。除了黄紫昌,28岁的吉翔本赛季表现也非常抢眼,打进2球的同时,5次助攻并列第三,排在国内球员榜首,如果时间退回到8年前,20岁就基本坐稳主力位置的他也曾是妥妥的“U23球员”,2012年吉翔还打进了那个让他“一球成名”的“中超最快进球”(7秒钟)——当时他也还是个“U23球员”。
  此外周云、李昂、张晓彬等目前的球队主力球员进入一线队站稳脚跟时,也都是实打实的“U23球员”。当然,由于早期中国足球体制的问题,江苏和大多数地方一样也存在“全运周期”出球员的情况,这也直接导致球队上赛季面对U23新政捉襟见肘——当时队内虽然年轻球员不少,但李昂、张晓彬等一批主力球员恰恰全是24岁。
  这个赛季,苏宁大力提拔U23适龄球员进入一队,U23球员报名人数多达12人,一年前和黄紫昌一起征战全运会的梁金虎、高大伦、吴凡等球员均进入了大名单。主管青训的俱乐部副总经理郑明说:“我们这批小孩是来自俱乐部和江苏省足协共建的梯队,这是一个双赢的战略选择,去年全运会U20拿到了第五名,U18的第四名还是江苏足球在全运会上的最好成绩。”
  今年以来,无论是预备队还是各级梯队,苏宁的成绩都有目共睹。在中国足协刚刚公布的“杰出星锐计划”中,3名球员有2名来自苏宁青训。郑明说,目前苏宁已逐步建立起涵盖职业梯队和社会化青训的青训体系,构建了U13-U19(没有U18)的六级职业梯队,正逐渐达成以点带面、以面促点的良性发展。
  这其中,聘请意大利外教和走体教结合之路,是苏宁青训的最大特色。意大利人卡瓦尼目前是苏宁的青训总监,同时也是U19的主教练。在他看来,中国孩子训练很刻苦,也能按照要求执行教练的意图,但整体上来看,需要提高的仍是全方位的。郑明介绍说,目前梯队已经有了5名意大利外教,未来还会请更多外教“从娃娃抓起”。
  卡瓦尼说:“我的任务就是帮助孩子们成为职业球员,我们引入了国米的训练方式和理念,但不是简单地生搬硬套,而是结合中国球员的特点,制定符合中国球员成长的训练计划,之前国内的训练也有很多好的部分,我们就继续发扬这些好的方面,改进不太好的方面。”
  同时引入梯队的,还有大数据采集和监控技术,这项“黑科技”能够帮助教练员制定更有针对性的训练计划,对球员的成长评估非常有帮助。从“黑科技”配备到训练、生活条件,苏宁梯队目前和一队的待遇并没有太多区别,吉翔就笑言“和自己当年比,现在青训的条件进步太多了”。黄紫昌则说:“一方面场地改善很多,另一方面是学习方面,踢球还是上学,球员有了充足的选择,现在的孩子比较幸福。”
  苏宁梯队的孩子和家长确实有理由幸福,通过和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合作,苏宁的适龄梯队目前都在南外河西分校读书,对很多家长而言,球踢得好还可以上南京顶尖的学校,无疑成为他们支持孩子踢球的一大“动力”。
  这种体教结合的探索一方面解决了家长和孩子的“后顾之忧”,同时该模式出来的孩子还普遍被认为“球商”要更高一点。黄紫昌虽然没上南外,但也是“学校出来的孩子”。
  在江苏,足球方面的体教结合一直都在尝试,吉翔和孙可、周云等球员当年是在南京二中(现南京田家炳高级中学)读书,此外还有和江阴高中的合作共建模式。
  吉翔说:“我觉得梯队小球员要在文化方面努力,学习能力非常重要,一个球员的球商和比赛阅读能力,其实都需要在文化学习中积累完成,过早放弃文化学习,对职业球员未来的发展十分不利。”
  苏宁U15梯队主教练翟伟忠也说:“青训不仅是教踢球更要育人,健全的人生观、道德观、价值观都包括在职业素养里。”
  体教结合的另一个作用,或许和球队的气质有关,一直以来江苏足球和江苏球员都给人以低调、简单、拼命、老实的印象,在吉翔看来,球队更像一个“家”,“我们球队氛围特别好,从小到大,一直都有一种家的感觉”。
  黄紫昌也说,进了一队,老大哥们对自己的帮助特别多,“其实我现在失误还挺多的,有时会盲目向前,他们就会帮助我用更合理的方式去踢球”。吉翔笑言这种“传帮带”太正常不过,对年轻球员来说,“心中有目标的坚持”十分重要,“回想青训时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天训练,每天都在等待机会”。
  2000年出生的齐雨熙目前是苏宁一线队唯一的“00后”,正在随U19国家队集训的他也在等待机会。“以前的梦想就是能进一队,现在希望能早日上场。”入选“杰出星锐计划”的李家伟则把黄紫昌作为奋斗目标,“这次去意大利接受训练,机会宝贵,我会抓住机会,争取给里皮教练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18岁的小伙子说。
  在黄紫昌迅速成名后,“寻找下一个黄紫昌”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另一个话题。实际上,“寻找xxx”的话题早不新鲜,但人们往往忽视更重要的基础,这其中蕴含的逻辑其实再简单不过——只要如此这样踏踏实实搞青训,“下一个黄紫昌”又怎么会远呢?
编辑:姜国庆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