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志耀:小小桃核刻出万千大世界

亿万先生消息(记者 金东淑)“传承,不是把祖先的东西照搬过来;最好的传承,是把古老的传统技艺用现代工艺的表现形式呈现出来,并让他走进千家万户。”作为大连核雕的代表性传承人,60多岁的韩志耀,更多了一份艺术家的气息。他一刀一刀,把一个个小小桃核雕刻成热热闹闹的“大世界”。大连核雕的代表性传承人韩志耀不甘于从老人那学来的那些功夫小时候,姥姥、姥爷送韩志耀的礼物就是一个个桃核刻出来的小物件,小猴子、小花篮、小青蛙……那时哪有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只是,小小年纪,韩志耀就愿意摆弄核雕,谁也没想到,一个个小桃核,竟让他痴迷半生。可能是天生就是要承载传承的重担。年少的韩志耀,就精通各门类艺术,画画、音乐,他样样拿手。小小年纪时,就不满足于从妈妈、姥姥那学来的手艺,把自己的想法融通其中。“桃核的纹路,一个一样,所以,我不可能复制祖辈留下的作品。”取材的限制,反而成就了韩志耀的不安份,“起初的继承,都是传统的原雕,时间长了,我自己都产生了一定的审美疲劳,”十五、六岁时,他潜心于绘画,素描水平的提升,他对从姥姥家继承的东西有了想法,“除了小物件,桃核还可以表现什么?”他学习牙雕、木雕、石雕、玉雕的技法。各种打工 只为供自己喜爱的雕刻因为桃核的纹路受限,又不出活儿,历史上研究桃核的人就不多,到了他这一代,少之又少。他几乎是一个人在这条路上前行。正是这份孤寂,成就了他的探索。90年代,一个小物件也就30元,研究桃核根本吃不上饭,韩志耀就去打各种工养活自己,他当过长途客车司机、卖过海产品、做过服装厂供销员。但业余时间还是琢磨桃核雕,经常是饭都顾不上吃。那份狂热,让他越陷越深,结果,也和他的付出成正比,他突破了妈妈、姥姥们只有原雕的形式,他把桃核雕的表现形式延深到浮雕。此时的韩志耀就舍不得把时间浪费在打工上面,结果也挺惨,那时的他,经常连家里每月几十元的电话费都交不起。“好在桃核便宜,不需要几个钱。”再现历史名文《核舟记》2000年,当他带着一堆作品出现在沈阳的展会时,业界的人士才发现,原来,大连的核雕已是这么高的水平。一位辽宁大学的教授欣赏之余“刺激”他,“500年前,咱们的祖先刻出的船,窗扇都是开着的。”韩志耀知道先人的作品在中学语文课本《《核舟记》》中有详细的描述。他方懂,先人的作品得多优秀啊?韩志耀版的《核舟记》
不安份的本性,也代表了不能比人差的那股子劲儿。这篇课文里的一个个文字在他手里被分解。仅仅一年,韩志耀版的《核舟记》问世。从尺寸到比例到情节,一模一样。核舟内有吹箫人、书童和客人,船背上有诗词,壶盖可开启小茶壶……最终,韩志耀用刀刻完美诠释了中学课本中的那些文字。他还突破了先人的创作,先人作品中有8窗户是可以活动的,他的船有24扇开着的窗户。两问国内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直到此时,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水准已达国内一流,而那时的他还一贫如洗,到处借钱过日子。是他在市文联办公室偶然看到的一纸邀请函,改变了他和他的《核舟记》的命运。那是首届中国民间艺术博览会的邀请函。他要了这份邀请函,打电话给对方。“请问参展的作品中有没有《核舟记》?”“什么《核舟记》?”“就是中学课本中的《核舟记》。”“好东西啊,快来参展。”可是,3000元的展位费难住了韩志耀,在主办方中国文联的帮助下,他和其他两人一起合租了一个展位。在北京农业展览馆,置身于中国民间艺术的海洋中,他的桃核雕作品《核舟记》看起来,那么小,他的展位也是很不起眼,但却留住了一个又一个路过的脚步。他万没想到,自己就是得瑟得瑟刻出来的作品,却被专家认定为“再现了历史名文”,并在首届中国民间艺术博览会上获得了民间艺术最高奖“山花奖”的银奖。能刻出500年前的《核舟记》,很牛!年轻,好胜,怕别人追上自己,他不停地创作,上海世博会展出的《核舟大观》,共有100叶小舟,独木舟、桨船、帆船、轮船、龙舟……这部作品,让中国核雕艺术又上了一个台阶。其后,他的作品《上河图》再次问鼎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项“山花奖”。韩志耀作品《画舫》韩志耀牛到现在。他不满足于自己的水平。他发现越往下走,自己的文化和艺术修养有些跟不上,不够吃时,他长年南下采风。那些国内顶级的工艺美术培训班,他年年都去。学的久了,在摸索桃核雕技艺发展过程中,他已自成一套桃核雕的理论。知识的充盈,带来的是海阔的心胸,他愿意把大连的桃核雕发扬光大,他一改技不传外人的家规。现在,设在大连市西岗区文化馆的大连核雕传习所成了他传授技艺的平台,来来往往的一个又一个爱好者,就是最好的传承。他更希望这来来往往的人中,有人能超越他。
编辑:姜赟